栏目导航

戒网瘾学校 湖南戒网瘾学校 专业戒网瘾学校 正规戒网瘾学校 最好的戒网瘾学校 孩子网瘾怎么办 青少年戒网瘾学校 戒网瘾 社区 新闻中心
戒网瘾学校

当前位置:主页 > 戒网瘾学校 >

甘肃平凉原常务副市长黄继宗:一个家风败坏的典范

发布日期:2021-05-29 20:42   来源:未知   阅读:

一个家风败坏的典型

甘肃省平凉市委原常委、原常务副市长黄继宗严峻违纪违法案分析

星岛环球网新闻:黄继宗,1962年12月生,1983年8月参加工作,1984年10月参加中国共产党。曾任甘肃省正宁县委常委、副县长,正宁县委副书记、县长,正宁县委书记,甘肃省庆阳市政府市长助理、秘书长,庆阳市副市长,甘肃省平凉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2019年11月28日,黄继宗因涉嫌重大违纪守法接收甘肃省纪委监委审查考察并被采用留置办法。

2020年5月,经甘肃省纪委常委会会议暨省监委委务会审议并报甘肃省委同意,决议给予黄继宗开革党籍、开除公职处罚;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2020年9月23日,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然审理黄继宗受贿一案,并宣告将择期宣判。

“组织原来要选拔我的,但据说被省纪委拦了下来。”黄继宗往返踱步、如坐针毡。他深吸了口吻,好像下定了信心,转头对其亲信李某说道:“来日一早我就去省纪委打探一下虚实。假如明天下战书还没回来,你就立刻告知我老婆,让她搬空别墅中的货色,抹除所有生涯痕迹。”

越日,黄继宗来到甘肃省纪委监委“投案”,在交代问题的时候,他遮遮蔽掩、避重就轻。办案人员告诉他,“既然来了,就刮骨疗毒,把‘病’好好治治吧。”当天下昼,黄继宗被发布留置。

发现形式错误,在邻近期待的李某即时告诉黄继宗的妻子于改香,并与其一起转移财物,那天晚上对黄继宗家来说是个不眠夜。然而,再精心的“部署”,都注定是一场自欺欺人的闹剧。在组织的感召、纪法的威慑和扎实的证据眼前,黄继宗最终交代了其违纪违法问题。

在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时,黄继宗对着省纪委监委的办案人员深深鞠了三个躬,哽咽道:“感激组织的关心与抢救,是你们给了我一次新生。不管未来判我多少年,我都认罪认罚。”随后,他转过身,走向等候着他的高墙和铁窗。

将一次提拔受挫归罪于没送钱,夫妻双双心态失衡

甘肃庆城县,梁峁起伏、沟壑纵横,黄继宗就诞生在这里的一个农民家庭。从田舍郎弟到党员引导干部,再到腐烂分子,他阅历了苦与乐、喜与悲、荣与辱。

黄继宗将他的人生总结为“三个18年”。

第一个18年,从1962年到1980年,这是他艰巨求学的18年。据黄继宗回想,小时候家里人口多,在出产队决算时年年超支,生活的困顿使他将改变运气的独一盼望寄托在勤恳学习上。1980年,他考上净水农校,3年后,他中专毕业,胜利实现了转变其毕生的“两个改变”——由乡村户口向城市户口的转变、由农夫向干部的逾越和转变。

1983年,黄继宗加入工作。从这一年起到2001年担负正宁县县长,他认为这是他奋力拼搏的18年。那时黄继宗还能记着自己是农夫的儿子,记着父母“瓜田不哈腰、李下不伸手”的吩咐,勤奋工作,严守纪律。这期间,黄继宗经人先容意识了于改香,与她树立了本人的家庭。从小在林场长大的于改香手巧能干、节约持家,家里家外都是一把好手。

那时候,黄继宗与什么人交往、怎么来往,于改香都踊跃顾问、把关,她曾屡次当着送礼人的面,把礼品扔出去,甚至还拉着黄继宗把一些别人送来而又退不回去的钱交给纪委,俨然是家里的“纪检员”。

有一次,女儿幼儿园放学回家问于改香,“为什么别的小友人都有爸爸开着车来接,而我没有?”于改香听后,摸着女儿的头说:“车是公众给爸爸干工作用的,不是给咱们用的。”

没有人是生成的腐败分子。大好的年华,黄继宗也曾为幻想挥洒过汗水。若他能像一开始那样严以修身,正心明道,他的妻子能判若两人当好贤内助、廉内助,结局应当是美满的,但遗憾的是,进入第三个18年后,他的心态产生了变更。

2001年8月黄继宗担任正宁县县长后,发挥才干的平台大了,跟在后面当拉拉队捧场的步队也长了,开始自我膨胀。起初他对于“有心之人”的围猎还有所防备,然而,一次提携失败的打击,直接改变了他的价值观、权力观。

2006年,是黄继宗仕途上的一个重要节点。当时他自认为工作杰出,生机能更进一步。“在考核的时候,我的排名是比拟靠前的,然而组织斟酌后没提拔我,我觉得无比挫败。”黄继宗说。

当时,一些人跟于改香吃饭的时候开玩笑说:“你当着家呢,你拿出来500万他就当上了嘛。”于改香闻言痛哭一场,将黄继宗落选的起因归纳为不送钱送礼。面对审查调查职员,于改香坦言道:“从那时开始我的思维就转变了,没钱人这么可怜,没钱是这么可怜。”也就是从那时候开端,她头脑里就想必定要做生意,要挣钱。

面对妻子的过错认识,黄继宗岂但不教导领导,反而采取了认可、赞成的立场,成果夫妻双双心态失衡,价值观严峻扭曲,对金钱的盼望和占领成了他们最大的人生寻求。

准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跟权利观、政绩观、事业观对个人的发展至关主要。有的党员干部坐惯了升迁的“快车”,对一次两次的“停顿”便心生不满,以为是“钱没花到位”“关联不够硬”。跑偏的“官念”,成为他们陷入腐朽泥潭的推手,黄继宗就是这样一个典范。

开“夫妻店”协力敛财,信仰“捞大钱当大官、当了大官捞大钱”

两年后,黄继宗提升为庆阳市副市长。然而,组织的信赖并没有校订他的价值观、权力观、事业观,他依然执迷不悟,把人生目的定义为“捞大钱当大官、当了大官捞大钱”,常把“升官靠钱财,当官为钱财”挂在嘴上。

尔后,黄继宗开始把权力当作明码标价的“商品”,把私营企业主当作其致富路上的“财神”。他利用担任庆阳分管城市建设计划副市长的职务便利,通过“自动遵守总规、优化详规,实际违规”的操作方式,干涉插手工程项目承发包,为不法商人开绿灯、搞变通,谋取不当利益,自己则借机大肆寻租揽金、以权生钱。

经查,黄继宗利用职务方便为别人在名目承揽、和谐办理有关手续等方面谋取好处,先后89次收受45名商人所送款物折合国民币1800余万元。

对于黄继宗的改变,于改香不再像以前一样监视提示,反而鼎力支持。当她看到亲戚朋友大把花钱而自己囊中羞怯时,更“咽不下这口气”,在黄继宗的默认和支持下疏忽自己国度公职人员(庆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的身份,走上经商的途径。彻底从“廉内助”变为“贪内助”。

应用黄继宗和油田的关系,于改香创办了石油公司,通过给油田打井队供给泥浆料,第一年就挣到了120万元。

“一年120万,什么概念,我在法院工作一辈子都不可能挣这么多!”提及此,于改香情感仍有稳定,旋即她又低下头,“我当时被从没有设想过的巨额利益冲昏了脑筋,想着我终于也能够扬眉吐气,仰头做人了。”

这之后,于改香的口头禅变成了“钱里面有火呢”,像飞蛾扑火般,二心扑在捞钱上。而看到了“赚钱捷径”的黄继宗对妻子做生意的态度缓缓由摇动变成支撑,甚至亲身露面拉关系、打召唤、接项目,使家族生意遍布油田、小额信贷、屋宇装修、城市绿化等多个范畴,短短4年就获利1400余万元。

为了“漂白”违法所得同时赚取更大利益,黄继宗夫妇把纳贿所得和经商获利归整到一起,以关怀企业发展、缓解企业艰苦为名,先后给3家企业放贷2800多万元,仅本钱就取得973万余元。

“黄继宗是个脑子很活的人,他擅长钻营,无论是拉关系仍是捞钱,都很有自己的一套。于改香也是一个胆子大的人,他们夫妻二人一个是‘搂钱的耙子’、一个是‘装钱的匣子’,形成了‘分头捞钱、集中管理’的模式,把权力变现用到极致。”办案人员评估道。

如于改香所说,钱里面确切“有火”,不过却不是能带给他们一家人暖和的愿望之火,而是被贪欲附着的焚身之火。

“家”和“冢”两个字,名义看上去很像,差别就在于那个“点”摆在什么地位,这就像家庭建设一样,对家人请求高一点才干成为幸福之家,低一点就可能断送一个好家庭。

恶名远播的庆阳“于姐”

在庆阳当地,干部大众早有谈论,“黄继宗失事,一定出在他老婆身上。”

某酒店门口,一辆奥迪Q5停在路边,影响交通,交警依照执法程序正开具罚单,一名中年妇女从旁边的酒店冲出来,将一沓钱甩到交警面前:“把这个钱拿回去给你们大队长,我很忙,当前我的车就不要贴了!”交警后来得悉,这名中年妇女恰是黄市长的夫人,“赫赫有名”的于改香。

做生意赚到钱后,于改香认为自己腰板直了,对家里的奉献大了,性格中强势霸道的一面逐步露出出来。

“她是林区成长起来的,在后辈学校就读,长期缺少基本教育和道德教育,她就像林区的自然林一样,无序地自在成长,养成了这种个性。”黄继宗叹气道。对于改香的种种行动,一开始黄继宗想管,也管过,但是于改香基本不服管,还冷言讥嘲黄继宗“没本领”“官当不大,钱挣不下”。更多的时候,争吵不过的黄继宗为了顾全家庭只好抉择让步。

为了让黄继宗屈从,于改香时常深夜将黄继宗叫醒实践,达不到想要的结果就不让休息,或者第二天罗唆不让他出门上班,单位打来的电话也不许接听。在黄继宗工作时,她曾一口气打十多少个电话,回到家就“谋事”,让黄继宗不胜其烦,只能屈服,变成了家里的“二把手”,还给于改香起了个外号,叫“常有理”。

在黄继宗无准则的谦让下,于改香更加有恃无恐,对黄继宗的兄弟姐妹、司机和身边老板张口就骂。后来,在骂人不外瘾的情形下,又开始着手打人。黄继宗的兄弟姐妹基础都挨过她的打,一言分歧,抬手就是一耳光,就连对黄继宗她也不分地点场所说打就打、说踢就踢。

不仅对兄弟姐妹不友不悌,对公婆,于改香也不孝不敬。有一次于改香和黄继宗一起去探访公婆,到了以后,发明院门前没处所泊车,于改香很不愿意,嘴里挑各种弊病,让公婆十分缓和,以后再听说于改香要去,就早早地搬个凳子,坐到车位那儿给她占住。

还有一次家庭聚餐时,于改香由于婆婆没有喝她敬的酒,一怒之下,竟当着黄继宗的面将一杯水对婆婆当头浇下,黄继宗却敢怒不敢言。

对家人特殊是配偶严管严教,既是一个党员领导干部的义务担负,也是党纪党规对领导干部的明白要求。然而,作为一名党员干部,黄继宗对其妻子不论不教,甚至在儿子驳斥于改香毛病的时候,反劝儿子容忍让步,理由是一个家不能就这么散了,还要持续工作生活。

发展到后来,黄继宗对于改香从不敢管到不想管,放任自流。相安无事的态度,使得于改香不仅在家庭、家族里大耍威风,在外也无所顾忌、恶名远扬。她常以“官太太”“大姐大”自居,成为庆阳人口中的“于姐”。对于这个称说,于改香非常受用。

即便在被省纪委监委留置后,于改香专横的性情仍然不改,撒野耍赖、拒不遵从治理。直至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时,她才幡然觉悟,清楚党纪国法不是“纸老虎”,于是痛哭流涕,抱着椅子坚定不走。种种行动,令人哭笑不得。

面对于改香的恶行,黄继宗为何一忍再忍、一让再让,甚至眼睁睁看着母亲受辱也饮泣吞声?究其本源,是其本身不正、腰杆不硬、底气不足。黄继宗面对审查调查人员懊悔道:“我自己就做成这个样子,我有何脸面去说他们,我收人钱,拿人家东西,我自己不正,我怎么去说别人。”

黄继宗的堕落腐化成为于改香转贪转恶的传染源,而他的步步忍让,进一步加剧了于改香的张扬霸道、贪得无厌,使全部家庭就像被安顿在地震带上,经常地动山摇。终极夫妻双双被留置,双双被移送司法机关,其终局发人深省。

在子女面前“斗富”“争宠”,教育孩子“能挣钱是本事,会花钱是艺术”

“妈,牙缸买哪一款?”

“要高档的。”

“最好的一个一万多。”

“好,就这个。”

这是黄继宗一家微信群里,妻子与女儿的一段对话。

在权力和金钱的刺激下,黄继宗生活追求奢靡,其家人也与他一同贪图享乐,衣食住行皆要“最好”。

记者懂得到,黄继宗行贿所得的别墅装修极其豪华,装修用度高达200多万元,中餐厅、西餐厅分门别类,棋牌室、练歌房一应俱全。他热衷戴名表,一块腕表30多万;他喜欢穿名牌,衣柜里每条裤子上都配着宝贵皮带;他喜欢喝名酒,对茅台酒情有独钟,在兰州、庆阳等地多处住所内蕴藏着近百箱茅台酒,甚至于其妻在转移财物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转移他的茅台酒。于改香在浪费吃苦上也绝不逊色,貂皮大衣挂满衣柜,生活物品一味追求高级。

因为忙着“捞钱”享受,黄继宗夫妻对子女缺乏关爱,在弥补心理的驱使下,二人对子女宠爱无度,毫无穷制地用金钱满意子女的高档花费要求。于改香甚至教育子女“能挣钱是本事,会花钱是艺术”。

家庭是孩子的第一个课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个老师,有什么样的家教,就长成什么样的人。在黄继宗二人的“现身说法”下,其儿女的世界观、价值观也随之扭曲。

因为常常给孩子钱花,于改香和子女的关系日益严密,使黄继宗成了家庭中的“圈外人”,不情愿的黄继宗也开始通过给子女更多的钱与妻子“斗富”“争宠”。

在儿子上大学期间和参加工作后一年内,黄继宗给他100多万元,让其用于吃喝玩乐,平时又一直给他零花钱,父子关系也近了起来。

察觉黄继宗父子“抱团”后,于改香便去笼络女儿,借着“女儿要富养”的名义,爱好什么买什么,她的女儿也因而变得花钱无所顾虑。

夫妇俩相互攀比,对子女宠溺无度,在一味“买买买”和“花花花”中养成了子女花钱大手大脚、奢靡率性的恶习。儿子上班后买的第一辆车价值50多万,后来又换成70多万的奢华越野车;女儿应用的化装品一套就价值上万元,背的都是一线名牌包。

养不教,父之过。爱之不以道,适所以害之也。黄继宗的儿子和女儿表面上是奢华生活的享受者,实际上是不良家风的参加者和受害者。“作为丈夫和父亲,我带头贪图享乐、生活腐蚀,不遵纪、不守规,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带坏了家风,损坏了孩子健康成长的环境,导致孩子们造成错误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踏入‘火坑’。我是家风败坏的祸首罪魁。”黄继宗痛心疾首。

黄继宗夫妇的违纪违法所得已被纪检监察机关收缴,其犯法所得,法院也将在裁决中做出处置。豪华豪宅,室迩人遐,奢侈生活,过眼云烟。留给子女的除了深深的懊悔,还有被高墙隔成两半的家庭。

家,是心灵的港湾、灵魂的归宿。黄继宗一案警示宽大党员干部,家风建设不容疏忽,务必要做到个人不失范、配偶不失管、子女不失教、家风不染尘,让家成为厚德之所、污浊之地、温馨港湾,以好家风带动构成良好的社会风尚。